.js">

忌哥哥满意。

娘娘放心,在下就知道有一种针对脚掌的特殊刑法,乃是昔日蒙古霍都王

子调教终南山小龙女发明的,若是娘娘允许在下操持此事,只要加以这般改进,

便可打出一副合用的镣具……宋青书便开始对周芷若仔细的介绍起爲赵敏准备

的刑具来。

原来那小龙女曾经被霍都所擒,霍都见小龙女容貌玉洁冰清,不忍用太惨烈

的酷刑折磨她,便给她安排了一种名爲珍珠靴的刑具,并且约定她如果穿戴着刑

具逃脱成功,便不再纠缠,但若失败,必须自觉接受一次调教。

此刑具说来也简单,乃是将钢质的珠子夹在女犯的脚趾之间,用丝线紮牢,

然后给其穿戴好鞋袜,那鞋子用的乃是小号的皮靴,脚掌穿进去之后,珠子便夹

着脚趾骨,被靴子挤压之后便有重力道加在脚趾关节上,平时或还可以忍受,倘

若行走起来,脚掌一但受压力,便如同拶指一般剧痛,时间一长痛苦便越大。那

小龙女每日睡冰床,忍耐力不是一般的高,一身轻功更是高明,被戴上这钢珠刑

具之后,几次逃走都因爲刑具牵制而失败。

这刑具虽然残酷,却极其优雅,那小龙女穿戴着珍珠靴子,走起路来便如仙

女踏尘一般,即使被折磨得全身湿透瘫倒,乃至脚趾被生生夹废,亵袜上也没有

半点血迹,如今用此法来惩罚赵敏,便是张无忌也挑不出半点纰漏。何况宋青书

得知此法后,居然青出于蓝,将珍珠靴加以改进,设计出一副一体式的镣具来,

名曰铁袜,不但比那皮靴的方法更加夹趾,还增加了一道松紧夹具的机关,让这

刑具更加残酷。

周芷若第一次听到居然还有这等新奇的刑具,尤其是得知小龙女的脚趾居然

被几粒钢珠生生的废掉,便觉得宋青书的建议有些残酷。但转念一想到赵敏的专

宠,便是靠着那双汗脚,如今的机会一旦错过,日后恐怕再也难以挽回自己的无

忌哥哥了,便当下同意了宋青书的提议。

那宋青书又说,这刑具要让赵敏终日佩戴,虽然逃不过示衆的监督,私下里

张无忌却必定会爲赵敏想法卸下刑具,要打造一副无法私自卸下的铁袜,须得用

上非常的材料。周芷若听罢,便让侍女去内库取来一物,用托盘盛着交予宋青书。

宋青书仔细一看,托盘内乃是一副色泽深重的脚镣,那链子却是已经断成了两截。

这副玄铁脚镣,便是小昭当年在光明顶佩戴的那副,除非是倚天剑和屠龙

刀这样的利器,天下间再也难找到可以损坏此物的工具,只是玄铁熔炼不易,峨

嵋派炼器内堂有一处地火,乃是峨嵋用来炼器的元阳纯火。如今你便去给元妃量

脚,随后去峨嵋内堂打造你的铁袜吧。周芷若在宫女进来前便收起了玉脚,不

再让宋青书把玩,她内心也并不希望自己的一时放纵调戏男宠的事情被张无忌得

知。

娘娘请放心,半月之内,在下必会给娘娘呈上此物。宋青书拿到了玄铁

脚镣,退出了周芷若的寝宫,向赵敏的寝宫走去。

元妃娘娘,小的奉皇后娘娘的懿旨,前来给元妃娘娘丈量脚型,以便打造

镣具,还请娘娘赐足一观。宋青书见到赵敏立刻下跪,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暂

时还不敢大意。

量脚?皇后娘娘究竟爲本宫安排了何种刑具,不就是一副脚镣吗,爲何要

如此大费周章?赵敏没有丝毫发觉眼前的人是宋青书,只是听到周芷若的旨意,

心中觉得奇怪。

元妃娘娘,小的也不大清楚,只是皇后娘娘说元妃娘娘经常伴架左右,这

脚镣要爲元妃娘娘量身打造,否则若是外观不雅,有损陛下的形象。

赵敏听罢微微蹙眉,周芷若与她相嫉,若说要用脚镣来羞辱她或许还可以理

解,可是居然要量身爲自己打造一副精美的脚镣,却让她觉得有些耐人寻味,可

惜她在宫中备受孤立,宫中都是周芷若从峨嵋带来的人,无法得知周芷若那边有

什麽针对自己的行动。不过在如何在脚镣上做文章,也无非就是终日戴着镣铐罢

了,除了些许不便和羞辱,想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好,本宫说过甘愿领罚,这便让你丈量吧。赵敏便坐在椅子上,将脚伸

到宋青书的面前。宋青书熟练的将赵敏的宫鞋脱去,那包裹赵敏双脚的亵袜很快

便散发出一股脚韵,赵敏见状略有些觉得不雅,却被宋青书抓住脚踝不好抽回。

宋青书取出一截皮条在赵敏的脚踝,脚心,脚掌几处开始丈量,却不是记录

尺码,而是每次用一指宽的皮条将赵敏脚掌某处地方圈起来,如果困束一般,形

成一个皮环束缚着赵敏的脚径,然后便以鱼胶固定皮环的大小,丈量过横向的截

面之后,宋青书又将皮条顺着赵敏的脚掌前后缠绕起来,开始丈量赵敏脚掌的长

度,不多时赵敏的袜子外就如同套着一副纵横交错的皮绑带。

赵敏见这宫人似乎在借着丈量把玩自己的双脚,不由微怒。这位公公,量

完了麽,本宫的脚有些凉了,若是量完,就请退下吧。

还没有呢,只是给元妃娘娘的脚掌做了丈量罢了。宋青书见赵敏认不出

他,愈发大胆,便借着周芷若的名义进一步对赵敏的脚上下其手,又开始脱下了

赵敏的亵袜还请元妃娘娘配合一下,小的还要给娘娘丈量一下脚趾的尺码。

大胆,本宫虽然是戴罪之身,让你隔着袜子量已经是额外开恩了,本宫的

脚岂是你这样的下作东西可以碰的。赵敏越来越觉得眼前的人色迷迷的,虽然

是个宫人,但却让她有种被轻薄占便宜的感觉。赵敏挣紮了一下双脚,发现这个

宫人居然敢抓着她的脚不放,还要脱她的帛袜,大怒之下一脚蹬在宋青书的脸上,

将宋青书踢倒一边。

不敢,只是这是皇后娘娘吩咐的,元妃娘娘难道要违背皇后娘娘的懿旨吗?

宋青书爬起来低着头坚持要给赵敏脱袜,赵敏袜子上的韵味和刚才的手感已经让

他勃起了,刚才赵敏温热的脚掌印在他的脸上的时候,力道虽然大了点,但却很

让他享受。回味着被赵敏袜子上的纹路重重按在脸上的感觉,嗅着空气中弥漫着

的那股比周芷若的脚韵要浓郁的多的味道,宋青书心中暗暗想着,果然是个骚

货,味道比芷若重多了,看来张无忌很会享受。现在先让你这个骚货威风一下,

用不了多久,你的整个肉体都会被我好好的把玩的。

在宋青书无赖一般的坚持下,赵敏终于迫于周芷若的懿旨,让宋青书给自己

脱下了亵袜,露出十只葱葱玉趾,被宋青书一一绑上皮带,丈量下脚趾的大小径

长。看着坐前有些兴奋的宋青书,赵敏暗暗觉得这次周芷若给自己安排的那副脚

镣不会是普通的镣具那麽简单了。

片刻之后,宋青书带着两只皮条紮成的足套走出了赵敏的寝宫,在无人处,

他便将这副皮套凑到鼻子前深深的吸着上面残留的赵敏袜韵。芷若啊芷若,你

在别人面前,还是有些放不开身份啊。不过用不了多久,你也可以摆脱张无忌的

束缚,好好的尽情享用一番了。你送我的这副玄铁镣具可是纯料的玄铁,如果用

作添料,其实可以打造出不止一副的器具呢。天真如你,现在还以爲只有赵敏那

个骚货会被戴上铁袜吧,你让我去给赵敏量脚,却不知道我这些日子已经把你的

脚吻遍了十几次,你的脚型尺码早就被我熟记在心了。等你成爲我的私宠,就能

够毫无牵挂的尽情爲我表演了,你戴上铁袜之后的凄美神情,会是多麽的动人啊。

第三章烙罪印元妃表奴意佩铁镣郡主更添媚

敏妹受苦了。张无忌双手捧着赵敏的一对架在刑架上的裸足,心痛的看

着赵敏双足内侧那一对比铜币略小的方形烙印,那是他刚才亲手给赵敏打上的,

烙印上分别刻着纤细清晰的字样淫害武林蒙恩爲奴。赵敏的身体还被束

缚在一张刑椅上,额头上的汗珠和尚未平静的喘气显示出她刚才经受的痛苦。赵

敏的双手并没有被捆绑起来,此刻她的手里把玩着一块拇指粗细的铜印,那本是

由张无忌选出来的,原本只是一个梅花的图章印子,后来却被周芷若藉皇后处理

后宫刑罚的理由要去,立刻就将原来的印子磨去,亲自篆刻上了那两方羞辱的字

印。在刑房的火光照耀下,依旧能看到阳文的字体篆刻的很整齐,还用特制的药

水淬过了火,显出乌黑的色泽,保证上烙之后不会因爲肌肤的烧坏而让字迹模糊。

看来,你的周家妹子这次可是用了不少心呢。

敏妹,芷若他脾气就是这样,朕不求你对她逆来顺受,只是还希望你们不

要闹的太僵,等事情过了,朕会找太医想办法给你吧这印子洗掉。张无忌拿起

一条丝绢给赵敏擦去了额头的汗水,转身准备给赵敏的烙伤涂药。

我倒是没什麽,就是怕周家妹子穷追猛打,到时候看你怎麽应付。赵敏

疲惫的笑了笑,露出了女人才能看出来的得意申请,她虽然在公堂之上输给了周

芷若,可是却依旧抓住了眼前的男人。这烙印倒也不用费心了,就留着吧,反

正别人也没多少机会看了,就我们自己看,当成装饰也挺好的。要是哪天真的洗

掉了,周家妹子再来闹一次,我可又是成了犯妇,难不成你还想再给我烙一次?

好好,还是敏妹最有江湖经验。张无忌先用清水和绢帛把赵敏脚掌上的

汗擦乾净,又仔细的清理乾净了赵敏烙伤周围的坏死皮肉,才把药膏涂抹在赵敏

的伤患处。擦拭伤口时的疼痛再次让赵敏不由自主的抽气,张无忌关心的看去,

却见赵敏不泣反笑,都痛成这样你还笑什麽?

我在笑自己啊,跟了你这麽个又呆又厉害的大教主。赵敏和张无忌目光

相对,很快变得无限温柔起来,无忌哥哥,你还记得吗,当年你和我也是在这

麽一间刑房里,你也是来捉弄人家的脚,就连当初你把我摆出来的姿势,也和现

在差不多呢。张无忌看到赵敏开心,便顺着她的心意逗着赵敏,怎麽,小妖

女又想嚐嚐涌泉穴受虐的滋味了。

是啊,本宫现在可是戴罪之身,自然是由张皇帝来惩罚一下我这个淫害武

林的妖妃了。赵敏调皮的转动了一下还被束缚在刑